三角龙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三角龙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之菟丝花-(XINWEN)

发布时间:2021-09-24 13:14:37 阅读: 来源:三角龙骨厂家

屠欣开始收拾母亲的遗物,她是一个星期前接到母亲的病危通知立马赶回来的,可还是晚了,母亲终因胃癌晚期救治无效撒手走了。

母亲留下的东西不多,不过是几件衣服和几本书。

韩律师告诉屠欣,她母亲在郊区还有一幢房子,这让屠欣大吃一惊。

韩律师将她母亲生前过户好的房产手续交给屠欣,屠欣这才不得不相信,她母亲确实留了幢不小的房子给她。

屠欣拿着证件的手沉甸甸地。母亲一生节俭,别说留所房子,就算留几件像样的首饰,也让她觉得太阳打西边出来。

屠欣在很小的时候父亲就病世,母女俩相依为命多年,感情一直很好,三年前,因为一件琐事,屠欣私自放弃工作去了英国。

矛盾的缘由竟是母亲不许她谈恋爱,她恨母亲不通情达理,让她一个二十六岁的女孩至今还是独身,被身边人笑话。

往事追忆,让屠欣满是后悔,母亲终究是为了她好,后来她才知,她爱的那个男孩有多花心。

屠欣哭了,从韩律师手中取过房子的钥匙,第二日便去看房子。

房子处在半腰处,依山傍水占了极好的地势,欧式的尖顶,加上中式的装饰,居然是一幢建于上世纪二十年代的老别墅。

房子前有花坛水池,屋后是个大花园。

水池里设有喷泉假山,因长年不用,池里的水已干涸,露出一簇簇乱篷篷的杂草。

花园里的花还在,只是无人打理,极为消瘦,掩在一堆堆藏草中,影影绰绰地格外萧瑟。

一丛丛淡黄色的菟丝花依傍着香樟树,毛毛绒绒的花朵,像极了兔儿爷背上的绒毛,倒是格外可爱。

空气异常清冽,弥漫着山泥和各种不知名的花草清香,顿觉心情舒畅。

屠欣提着行李朝正门走去,掏出钥匙将门推开。

一股尘土味迎面扑来,不觉呛了她一口。

放眼望去,屋内家舍一应俱全,不过都是上世纪的,算来都是古董级的,都一一盖着白色的帆布,帆布上的灰积了厚厚一层,隐约觉得一直未被揭开过。

屠欣好奇,一鼓作气,居然将帆布全揭开。

露出底下的沙发、茶几、钢琴……

屠欣瞧得呆了,这些家舍每样都保存完好,即便隔了一百多年,还如同新的。

屠欣疑惑,母亲打哪弄来这么一幢房子,这房子不是一般的大,若要估算市值,怕是几千万港币都不一定拿得下,这还不算屋子内的家舍。

母亲居然给自己留了幢艺术馆,屠欣突然间想到。

硕大的水晶灯影影绰绰的,映着地上的大理石地板,让人觉得如同走进了水晶宫。

厚厚的天鹅绒地毯,从门前一直铺到楼梯口。

墙上挂满了老式照片,有男有女,还有几副是全家幅。

照片上的年轻男子,穿着一身戎装,眉目俊秀,不时透出一股英气,笑时嘴角微微上翘,十分性感好看。

年轻男子身旁站着位少女,脸袋圆圆的,隐约觉得稚气未脱,显得俏皮可爱,一双秀目灵灵的,竟像是透着照片望着屠欣。

屠欣觉得这少女好似有些面熟,似在哪见过一般,竟又想不起。

摇摇头继续看,站在年轻男子和少女身后的是一对中年夫妇。

男人高大潇洒,着一身黑色长衫,虽已至中年,但眉宇间仍不失俊朗,料想年轻时也是位玉树临风的公子,定然迷倒过不少女子。

中年男人一只手搭在身旁的妇人肩上,那妇人一身得体紫色旗袍,显得身段窈窕,仪表雍容。妇人含笑,眉宇和蔼。

这显然是个幸福的四口之家。

屠欣微微一笑,将行李箱隔在沙发上,转身朝楼上望去。

瞧着时间,她得寻间房住下。

继续望着一副副照片,沿着扶梯往上,都是那少女和那位年轻男子的。

屠欣一张张看着,发现少女的表情在变,这些照片俨然记录下少女的成长过程。

眸光一扫,不由停留在最后一张照片上。

照片上的少女似乎已长大,脸上的稚气已去,却多了些成熟和女子的婉约风情。只是她眉宇紧锁,隐约地有股化不开的愁绪萦绕。

屠欣情不自禁将手抚上女子的眉头,似乎想揉开那股愁绪,突然背脊发凉,感觉有人正站在身后望着她。

不由打了个寒噤,赶紧缩回手,继续朝楼上走。

房间套着房间,窗子连着窗子,一时间都不知究竟有几间房,几扇窗户。

屠欣瞧着楼梯近,随便挑了其中一间。

那门竟是虚掩的,手一推,轻轻打开。

窗明几净,一室的粉色。

她情不自禁步进去,推开窗透气,竟发觉窗子正对着后花园,将花园里的景象一览无余,尤其是那一丛丛菟丝花,连那淡黄色的花瓣都瞧得一清二楚。

屠欣深作呼吸,抚过屋中的家舍,发现床上竟已摊好了锦被。

那被面也是粉红色的,配着那粉色的窗帘十分得体。

不由想到,这或许是那位少女出嫁前的闺房。

屋内,隐约间嗅到一股暗淡的花香,像少女用的脂粉,又像是后花园里某种花发出的味道。

屠欣用手摸摸锦被,竟是纤尘不染,像是刚换好的,不由生奇,却又懒得再动。

她本来就赶了一天路,又提着行李走了一段小路,这会舒坦下来,自然不想再动。

屠欣往床上一躺,睡意瞬间袭来。

她告诉自己就睡一会,等养足了精神再动手收拾也不迟。

床好软,软得她骨头酥酥的,再也睁不开眼。

风吹拽着窗帘,将一室的宁静落下,空气中隐约含着股暗香,是那样的安神,那样的安逸。

一道颀长身影不时站在床前,静静地望着沉睡中的屠欣。

男人剑眉星目,俊逸不凡,只是素指攥得紧紧,隐约有股抑制不住地激动。

“苓,终于还是回来了!不要再恨哥哥好不!”

男人哽咽,随手理了理屠欣零乱的头发,替她拉了拉被角,继而蜻蜒点水般在她额头吻了下。

梦中的屠欣正做着美梦,她梦见照片上的年轻男子正冲着她笑。

那男子长得可不是一般的帅,屠欣这辈子半是没见过这样的帅哥。

屠欣的一颗心怦怦乱跳,脸颊不时升起两团火绕云。

男子自我介绍:“我叫施沐宸!”

屠欣听来心间一惊。

这名字怎么听来这么熟悉,似乎早已映在了心间,被人一唤即化,却又没来由的心痛着。

张家口治疗阳痿好的医院

北京治鱼鳞病哪家医院好

北京治母猪疯哪家医院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