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龙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三角龙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操控用手机机器人可入百姓家

发布时间:2020-06-29 19:57:59 阅读: 来源:三角龙骨厂家

石黑浩和他的智能机器人。

“最强大脑”可当管家清洁工玩伴

研发20年制造成本降到1万多元

5月6日,2014年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在北京结束,这次大会真正吸引IT客目光的是可以用iphone等手机操控或以智能手机为大脑的智能机器人。

与互联网同时起步,智能机器人也在2014年迎来了研发20周年。

20年前,一个智能机器人的造价可能高达100万美元,就像变形金刚一般梦幻但普通人无法触及。伴随着互联网技术与3D打印发展,个人拥有智能机器人已在美国硅谷变成现实,并且单价在2000~3000美元。

在与会的专家看来,智能机器人的技术水平已具备批量生产能力,将和谷歌眼镜等可穿戴设备等智能硬件推出。目前唯一的阻碍就是更吸引消费者的价格。而中国将是智能机器人的制造生产大国与潜力市场。

文/本报记者王丹阳

图/受访者提供

5月5日一早,北京国家会议中心4楼演讲大厅,参加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的近千名现场观众被一名身着黑色长裙,长发优雅的高度仿真的女性机器人和研究者的对话所吸引。

研究者:你有思想,有心灵吗?

机器人:我没有心脏,但是我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大脑。

研究者:你觉得人与智能机器人社会的想法怎样?

机器人:我觉得不错。未来,我可能会有自己的兄弟姐妹。

邮寄机器人跨洋做讲座

这台机器的研究者是大阪大学智能机器人研究所所长石黑浩。从15年前开始投入机器人研究领域,石黑浩预计,未来10~15年,人与机器人的交融或许是一个新方向。就想科幻电影里展示一样,一半是机械一半是人的人类或者用机械保留另一个自己。这一切可能都会变成现实。

“希望我们的身体就像机器人一样。我们不希望变老,如果说身体能够安装安卓系统,人类就可以有一个电子寿命。”石黑浩说,展示在现场的人形机器人并不是全自动的,而是由同事远程操控,但同事的反应能够准确表达到人形机器人脸上。从2004年开始,复杂的安卓系统可以模拟人类转眼球、思考、摇头等动作。这种高度仿真机器人就是智能机器人中的拟人机。所谓拟人机就是以现实中的人的外貌、记忆和主要行为模制造智能机器人。简单说就是“山寨”一个人或者让机器人来代替自己。

今年2月,曾有人邀请石黑浩参加学术交流,但由于繁忙,石黑浩自己没去,而是把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机器人替身”邮寄给了主办方。在教室里,通过互联网wifi链接,石黑浩在千里之外通过机器人的嘴回答了现场学生提问,并和学生对谈10分钟。

石黑浩说,中国特别是上海企业已经有能力生产高仿真机器人。目前拟人机器人甚至可以自动玩手机,发twitter,并对被人抢劫手机做出反应。但对人类语音的识别仍是技术难题。下一步,他打算把高度仿真的拟人机器人放到室外自然环境下,尝试与真人谈话试验。

“未来,你很难看得出他到底是人还是机器人了。”

制造机器儿孙陪伴老人

根据统计,日本是世界上平均寿命最长的国家,女性平均寿命达86岁,男性达80岁,日本进入一个“超老龄社会”困境。如何让处于空巢中的老年人能和大城市里繁忙的儿孙们有交流?

石黑浩觉得人是什么动物始终是他思考的问题。情感、温馨、亲切是人区别于机器的要点。因此,石黑浩设计了一款非常简约的拟人体机器人。这种机器人只有玩具娃娃大小,模糊男女性别,外貌,只是模拟人形的娃娃。老人们可以命令机器娃娃做简单的事,比如抱着娃娃,通过娃娃的嘴听到从电话里、网络里,自己孙子、孙女的声音。或者把儿女的声音录到机器娃娃里。

石黑浩说,人在打电话时会不自觉地想象朋友的相貌,而简约的人形机器娃娃可以让老人们有孩子回到身边的感觉。简约的造型有助于积极的想象,而不是负面想象。很多日本老年人,通常没人愿意跟他们说话。有些老年人有时候是有自尊的,他们既不愿意找别人帮忙,也怕给儿女添麻烦或是被嫌弃。但是有了中性拟人机器娃娃后,他们就可以运用自己的想象力去投射到这个拟人体身上。机器娃娃可以给他们一个说话,表达自我的机会。

石黑浩说,下一步他考虑将拟人机器娃娃做得更小。或者直接把4G手机的芯片和蓝牙手机作为机器娃娃的大脑,从而形成人形的智能手机。

能看家打扫聊天的“阿童木”

日本东京大学副教授高桥智隆同样关注人性在机器人中的运用。他认为,目前智能手机在屏幕和三维行动传感器上达到了瓶颈,而语音突破上依旧没有达到乔布斯所预期的。人们宁愿和宠物,比如小狗和乌龟说话,也不愿意对着一个手机和sari聊天。因此,智能手机进入发展瓶颈。

“人们无法感受到虚拟东西的生命,对虚拟越来越不感兴趣甚至厌倦。比如一些非常漂亮的计算机图形已无法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我们也不愿意甚至花钱购买非常有用的App。但是人们现在会花一些钱和时间来利用3D打印去打印非常丑的这些雕像,因此我们现在突然就怀念真正的东西。” 高桥智隆说。

去年8月,高桥智隆和丰田公司联合开发的名为Kirobo(寓意希望)的智能机器人被火箭送进了太空,成为日本第一个进入宇宙空间站的人形机器人。这个以动画形象阿童木为范本的拟人机器人,进入太空的目的是陪寂寞宇航员聊天,至今还没回到地球。

高桥智隆认为,之前人们觉得机器人是玩具,直到自动家居清洁机器人出现才改变了人们的看法。在他看来,未来智能机器人,应该小到可以放到口袋里像智能手机一样,却拥有管家、清洁、娱乐多重功能。目前,他已经开发了这种口袋机器人原型。

制造成本降至万元

身材高大,典型俄罗斯相貌的Dmitry Grishin是俄罗斯最大的互联网企业的创始人。2012年,他自己开始建一个机器人基金。“在2012年发起机器人基金时,有许多人觉得我是神经病,但现在大家都已经理解了机器人。”Dmitry认为智能机器人技术与智能机器人硬件与互联网发展密不可分。

就像电子产品越来越便宜一样,Dmitry举例,之前一个笔记本动辄2000美元,现在只要几百美元。20年前要建立一家机器人公司,每一个机器人的成本可能要达到100万美元。制造者要花三四年时间建立原形,还需要建立一家生产机器人的机厂。这种技术必须是宝马、丰田这种资本密集型企业才能工业化生产。然而现在,3D打印可以帮助快速制造机器人原形,同时他认为批量生产智能机器人和智能手机、电脑的内容基本是一样。例如摄像头对机器人是非常重要,现在摄像头可能需要3~5美元,而10年前可能需要1万美元。目前,成本在2500美元的智能机器人,已经出现在美国硅谷和比利时等地。而吸引消费者购买智能机器人与买iphone产品的道理一样:一要好看,不能丑;二要价格在合理范围内。

对于电子产品制造大国—中国,Dmitry说他已经开始在中国收购企业,准备批量生产智能机器人。Dmitry认为,世界有三个地方是互联网创新集中地,一是美国硅谷与哈佛大学、MIT,一个是欧洲的法国与德国公司,一个就是中国。

海外华人vpn

华人看国内视频

华人如何看内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