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龙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三角龙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煤炭行业科技创新与成果转化能力调查-(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08 13:13:01 阅读: 来源:三角龙骨厂家

煤炭行业科技创新与成果转化能力调查

合作加快向前推进速度较慢

近年来,煤炭行业在科技创新方面明显表现出加速向前的态势,一系列重大成果应用于生产实践。综合机械化放顶煤开采已成为我国厚煤层及特厚煤层安全高效开采的主要方法,冲击地压防治成套技术研究取得突破,矿压在线监测系统、无线通讯系统为数字化矿山建设提供了技术支撑。

据中国矿大(北京)资源环境学院矿业工程系的一位教师介绍,今年前10个月,资源环境学院与煤炭企业共同完成的科技创新项目与去年同期相比翻了一番还多。而煤炭科学研究总院开采设计研究分院采矿技术研究所的一位工程师也说,近年来,采矿技术研究所与煤炭企业的合作次数大为增加,煤炭企业的科研经费在销售收入中所占的比重不断加大。对于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他分析说,一是由于企业管理层充分认识到了科技创新在提升安全保障能力、改善井下作业条件、降低职工劳动强度上的重大意义;二是现实所迫,有些煤矿经过多年开采,剩下的多是难采煤层,只有机械化才能破解开采难题,如今招工难的问题非常突出,机械化开采可以降低职工劳动强度,稳定一线队伍;三是经济条件允许。

尽管如此,与其他新兴产业相比,煤炭行业科技推进的速度仍然较慢。

在煤炭企业不断加大科技创新投入的情况下,有一种现象值得注意:很多煤炭企业将资金的大部分用于购买设备,用于自主研发的资金并不多。煤炭企业相互借鉴工艺的多,但原始创新少。

“这个项目是上一任领导定下来的。现在领导换了,认识上存在分歧,只能停下来,经费没法落实,我们也没办法。”这是一位煤炭企业技术负责人与某高校负责人之间并不愉快的谈话。

据了解,有些煤炭企业特别是中小型企业,其科技创新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差。山西某煤炭企业的一位工程师说,有的科技创新项目历时长,要经历几任领导,政策的连续性非常重要。有些科技创新项目投入很大,中途停下来就会前功尽弃。运作规范的煤炭企业一般都提前制定三年至五年的生产计划。在这个计划中,应明确一些重大的科技创新项目,提前做好各方面准备。市场变化很快,企业的生产经营都会随市场调整,但科技创新是煤炭企业的长线和主线,重大科技创新项目不能压缩。

近年来,很多煤炭企业都成立了技术中心。上述这位工程师说:“一般是生产矿井把项目报到技术中心,由技术中心进行筛选、论证、立项。技术中心主要进行过程管理,并不涉及具体的技术细节。大部分工作人员是搞管理的。”

目前,产学研三方在合作中也存在一些摩擦。据了解,高校和煤炭企业的合作机制还不健全,主要靠个人关系维系。教师们主要是和实力强、信誉好的国有大型煤炭企业合作,而且多是老客户,与新客户合作时非常谨慎。

打破技术壁垒实现均衡发展

我国的采煤工艺世界第一,但工艺与装备发展不均衡,目前最主要的问题是装备落后。工艺和装备密切相关,工艺的推广依赖于装备。一项新工艺能不能在井下应用,装备是关键。现在普遍存在的问题是:工艺是国产的,而高端装备是进口的;装备是国产的,但关键部件是进口的。

2007年,四川煤炭产业集团攀枝花煤业公司太平矿找到煤炭科学研究总院开采设计研究分院采矿技术研究所,想解决急倾斜煤层上综采的问题。之前,该矿在急倾斜煤层开采中采用的是柔性掩护式支架,炮采工艺,支护效果差,职工劳动强度大,安全保障程度低。采矿技术研究所进行了可行性研究,攻关重点是支架和落煤设备,2009年完成了刨运机组的设计。接下来,该研究所遇到了难题:找不到愿意合作的煤机制造企业。大型煤机制造企业不愿意接这个活儿,因为“急斜倾煤层装备研发周期长,市场小,收益不大”。无奈,采矿技术研究所只好找了一家行业外的机械加工厂,于2010年制成了第一台样机。

不只是寻求外部煤机制造企业的合作不容易,就是与本单位内部的装备部门合作,也不太容易。现在很多煤炭科研院所都已经改制为企业了,改制后,每个部门都有创收任务,创收情况是其年终考核的重要内容。创收少,就没有创新的资金来源。科研院所每年也会下拨一定数量的科研经费,但由几个专业所一分,分到各自名下的经费就很少了。有些科研院所还设立了青年创新基金等,但申请都有一定的条件限制,同时也有申请数量的限制。每个专业所创收的压力都很大,所以,在承接项目时都会从自身创收的角度来进行权衡,决定是不是合作。本来工艺和装备是应该紧紧捆绑在一起的,但创收给各部门带来的压力,却使这种合作变得很困难了。

现在,煤炭科研院所内部多是按专业划分的,不同部门之间有利益冲突,造成了内部的技术壁垒。

一位业内人士建议,应打破煤炭科研院所内部成块的管理模式,在对各部门进行考核时不应把创收作为主要考核指标;煤炭科研企业可以成立单独的研究院。

据了解,现在煤炭企业在千万吨级工作面上用的大采高采煤机一般是进口的,因为国产装备的材质不好,这其中既有材料本身的问题,也有制造水平问题。煤机装备水平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材料工业的发展水平,这是跨行业的问题。

煤机装备制造业在科技创新上有一种趋势值得警惕:就是进口产品的重型化和大型化,导致了国内煤机装备制造企业在产品研发上也朝这个方向走。我国煤机装备制造业应该重视中型机械和轻型机械的研发,因为众多煤矿需要薄煤层采煤机、小断面掘进机。这种装备造价不高,但很适合中小煤矿。

重视集成创新利用市场之手

2012年11月7日,中国矿大(北京)就“973”项目和科技支撑项目召开讨论会,各系申报明年的项目。据了解,工艺上的小改小革一般由煤炭企业自行完成。企业难以自行完成的由产学研合作完成,主要由企业出资,这样的项目称为横向项目。由国家出资完成的科技创新项目,称为纵向项目,“973”项目和科技支撑项目就属于纵向项目。

由于地质条件差异大,煤炭行业技术的通用性差、兼容性差。横向项目都是企业立足自身问题开展攻关,纵向项目才能解决技术的通用性和兼容性问题。现在一般是就某一个技术难点,一些煤炭企业陆陆续续做了一些横向项目。如果这个技术难点带有普遍性,攻克这项技术有紧迫性,国家就会组织相应的纵向项目。纵向项目投入大,历时长,是一个集成创新的过程。比如,1997年开展的厚煤层全高开采理论研究项目就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国家拨款240万元,企业、高校和科研院所联合,对共性问题进行研究,用了整整4年时间完成。山西大同煤矿集团、山西潞安集团、安徽淮北矿业集团是主要参与企业,潞安集团王庄矿是实验基地。像这样的项目,单靠一个企业的力量是做不了的,需要国家层面来主导。

加大基础研究和前沿领域的科技创新力度,实现纵向项目和横向项目的衔接和融合非常重要。以前,只有高校和科研院所才能申请纵向项目,从2012年开始,大型企业也可以申请纵向项目了,这是一个进步,有利于调动社会资金。就科技创新而言,资金很重要,但政策比资金更重要。

据了解,从2010年开始,神华集团每年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注入5000万元,这在煤炭行业具有引领意义。神华集团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注资,增加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中煤炭项目所占的资金份额,对行业来说是一件大好事。

一位业内人士反映,目前纵向项目的资金分配存在一些问题,有的项目本来一两个单位干就行,但因为每位专家都有一定的倾向性,都代表了一定的力量,所以在资金分配时就只能搞平衡,采取每家分一点的办法,结果哪个子项目得到的钱都不多,最后集成交账。集成创新是各学科之间融合的一个过程,不是单个创新成果简单的叠加。这种在资金分配上撒芝麻的做法很不科学,直接影响到科技创新的水平,是用行政手段来阻碍竞争,弱化了科技创新中的市场配置作用,不利于培养科研创新领域的市场竞争机制。

他建议,应该充分发挥市场配置作用,采取招投标制,招标比的是技术的先进性和成熟度。他说,现在没有采取招投标制,其深层次的原因是一些人不愿意“放权”。他同时建议,在纵向项目上,应该给一线的科研人员更多的话语权。

今年煤炭市场下行,资金紧张。记者了解到,山西某大型煤炭企业压缩了20%到30%的科研费用,有些项目被取消了,有些是几个项目合并成一个项目了。在这些被取消的项目中,有一些是职业健康方面的项目。

由于今年的科技创新项目是去年定下来的,所以在数量上看不出明显的变化,这种变化到明年才会表现得比较明显。

在市场下行、经营困难的情况下,是否能保证科技创新方面的投入,对企业的决策者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在行业整体盈利水平下降的情况下,科技创新对煤炭企业的支撑作用将表现得更为明显。它是煤炭企业重要的盈利点,也是发展的支撑点。

加速器

加速器

vpn外网加速器

加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