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龙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三角龙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大山深处的悲哀-【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11:12:06 阅读: 来源:三角龙骨厂家

“这天气真要热死人喽!”刘子辉满头大汗的跑了进来,那晓敏赶紧给他倒了一杯水,心疼的一边帮他擦汗,一边说:“哎呀,干嘛急成这样啊,着啥急,跑那么快,累到了吧。”

刘子辉不以为然的擦了擦顺着嘴角流出来的水,坐在了旁边的木凳子上,一脸神秘的样子,“我跟你们说,村东头老沈家又出事了,这回不是猪啊鸡啊的了,这回是沈大山媳妇出事了。”

听他这么一说,可吊足了那晓敏和周强的胃口。

“他媳妇咋了,你快说啊。”周强着急的问。

刘子辉看着那晓敏和周强的样子,得意的扬了扬嘴角然后继续说,“沈大山的媳妇今天早上被人发现死在了自家的后院里,死的可惨了,吊死在她家后院那棵歪脖子树上了,浑身的血,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那晓敏叹了一口气,收拾起了桌上的碗筷,“老沈家这不都是自己做的孽吗,当初要不是沈大山从外地买来个女孩子给他那傻儿子做媳妇,最后逼得人家姑娘割腕自杀了,他家也不会出这么多事。”

“看样子还真是撞到邪了啊,先是他家的鸡,一夜之间全死了,然后又是猪,七头大肥猪啊,一夜之间也都死了,真是吓人啊,现在院子里的活物差不多死完了,也到人了。看来真是那死去的姑娘回来报仇了啊,哎,真是作孽啊。”

刘子辉喝了一口茶,起身掸了掸身上的尘土。

“我觉得这件案子太蹊跷了,应该不是什么所谓的鬼怪作祟,而是有人在背后搞鬼。沈家明日里仗势欺人,附近这一带几乎都让他们欺负过,应该是有人故意趁这个机会,给他们一个教训,可是现在却把人杀了,确实有点太过分了。”周强也站了起来,看着刘子辉。

刘子辉抬眼看了一眼周强,不得不说,这小子长得这么帅,个子也高,偏偏一身的正气,长了张牵动女人心的脸,却对女孩子不感兴趣。在省城里呆的好好的,非要回来在这小山沟里当个什么破警察,如果自己要是条件像他这么好,早就采遍万朵花了。

这次老沈家这件事就连镇上的老警察都懒得管,这小子却初生牛犊不怕虎,非要管,要不是两个人是光着屁股玩到大的好兄弟,他才懒得这么热的天儿出去打探什么消息。

“我说傻大个,你真的要管这件事?这件事可没看起来这么简单啊,老沈家的背后有镇长给当靠山不说,万一你在沾上点啥脏东西,也不值得啊,我把你当兄弟才和你说实话的,你还是好好想想吧。”刘子辉关切的看着周强。

周强转过身来,爽朗的笑了两声,“这也不像你的作风啊,以前不管咱俩去偷地瓜还是打群架,都是你冲在最前头的,这回怎么怂了啊,这件案子我能破了的话,那就能向省里申请在咱们村盖一个派出所了,到时候你就是我的助手了。”

“去你的,老子帮你可不是为了当什么破助手,要不是看你忙得焦头烂额的,老子才不会闲的蛋疼帮你打探什么消息呢,你如果真的想接手这件事,最好还是找村长帮忙,我能帮你做的也就只有打探消息了,要想直接去老沈家调查啥的还得有村长帮忙啊。”

周强转头看着窗外,说:“嗯,我知道,上次我去沈大山家调查这件事的时候,一家人都对我带搭不理的,这下他的老婆死了,他肯定会着急的,而且沈大山他再横也总要给村长几分面子的,我等下就去找村长跟他说明情况。”然后便起身走出了门。

那晓敏又给刘子辉倒了一杯水,坐了下来,“老公啊,周强大哥如果真的插手这件事的话,会不会有啥危险啊,他家里就他这么一个儿子,周婶和周叔都不希望他插手这件事,我们还这么支持他这样好吗?”

刘子辉笑着轻轻掐了一下那晓敏的脸,“没事的,周强这小子我俩是打小一起长大的,他的脾气秉性我清楚的很,他认准的事,全世界拦着都没有用,而且既然他决定回来当警察,那就得当个好警察,我们支持他是应该的。”

周强出了刘子辉家的门之后,就直奔村西头村长的家,路上碰巧遇到了沈大山,沈大山满脸的疲惫和憔悴,看来这回他老婆死了这件事让他确实受到的打击不小。

周强迎了上去,“沈叔,你这是要干嘛去啊。”

沈大山好像在想事情,心不在焉的,周强打了声招呼才抬头。“哦,是小强啊,那个,我刚才去了一趟村长家,你有什么事吗?”

看样子沈大山应该是知道这件事的厉害了,如果不尽快解决,那死的人就会越来越多,所以对周强立马换了一个语气。

“是这样的,沈叔,我听说今天早上婶子被发现死在了后院里,如果不快点破案找到凶手的话,只怕是会越闹越大了,所以我想去你家看一下案发现场,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周强一脸坚毅的看着沈大山,沈大山一听周强这么说,赶紧接上了话茬。

“哎行,行,沈叔这就带你去我家,你看能不能找到点什么线索,今天晚饭就在沈叔家吃吧,沈叔让你婶子给你做红烧……”说到这,沈大山悲痛的想起来,自己的老婆已经死了,还怎么给周强做红烧排骨呢!

沈大山的眼泪又涌上了眼眶,这就是报应啊,平日里自己仗着镇长的威风,横行霸道,如今自己的老婆死了,村里没有一个人来家里看一看,沈大山赶紧背过身去,拭去了眼角的泪水。

“哎你看,我这,唉,没事的没事的,过几天接受现实就好了。”

周强看沈大山这幅样子心里也开始难受起来,虽然他以前对自己不是很好,但毕竟也叫人家一声叔的,周强拍了拍沈大山的肩膀,“沈叔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尽快破了这件案子的,找出凶手,让婶子安息的,今天晚上我给您做红烧排骨,然后咱们爷俩喝两杯好不好。”

沈大山感动得眼眶红红的看着周强,“哎好,好,小强啊,叔这就带你去我家,待会我去镇上的超市买几瓶好酒,今天晚上咱俩好好喝一杯。”说着,便带着周强往自己的方向走去。

沈大山和周强一前一后进了沈大山家的院子,院子里的摆设都挺简单的。

一块山村里常见的大磨盘坐落在院子右侧,磨盘旁边搭建了一个简易的棚子,里面拴着一头毛驴。院子里唯一惹眼的可能就是墙角那口大水缸里,生着一株明净惊艳的荷花。

周强不禁走上前去,细细端详了起来。看着眼前漂亮宛如仙子一般的荷花,他想起了初中学过的一首词,喃喃的背诵了出来。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周强哥,我回来了。”一阵的清脆悦耳的女声接过了这首诗,周强循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在在屋门口站着一个女孩。

女孩很漂亮,乌亮柔顺的长发垂到腰间,大大的眼睛扑闪扑闪的,白白净净身材匀称,穿着红色的连衣裙,比这荷花更像仙子。周强一时看呆了,傻傻盯着眼前的女孩。

沈甜甜偷笑,大大方方的走到了周强面前。沈大山看着周强这傻小子看着自己的女儿都呆住了,一时忍不住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说:“小强啊,你不认识甜甜啦,干啥这么盯着她呢。”

周强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太失礼了,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你看,我真的没认出来是甜甜啊,变化太大了,真是女大十八变啊,我都不敢认了。”

说着沈甜甜拉着周强进了屋,周强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美丽的女子,真没办法想象,她两年以前还是一个像男孩子一样的小胖子,只过了两年就出落成大姑娘了。

沈大山也进了屋,周强的两眼还是不离甜甜,沈大山见此就笑着说,“哎呀,你看,倒我成电灯泡了,这样吧,我去镇上买酒,你们聊啊。”

然后沈大山就一边笑一边出了门,还绊在门槛上差点摔了一跤。

把沈甜甜和周强逗得都笑了起来,沈大山骑着自行车走远了,两人才走进里屋,坐了下来。

周强先开了腔,“我都不敢认了,真不敢想象你以前还是个和我们这帮男孩子满山跑的小胖子呢。”

沈甜甜抿嘴一笑,“周强哥,你就别笑话我了,谁还没有点黑历史了。”

周强也笑了起来,想到自己来的目的,便正了正色,“甜甜,我今天来呢,是为了你妈的事来的,待会你带我到后院看一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沈甜甜低下了头,脸色暗了下来,“那个女人不是我亲妈,她也不配做我妈,尸体就在后院,为了方便你调查,爸爸没让任何人动,你自己去吧,我不想看到她。”

周强一听就知道这里面必然大有文章,看甜甜这幅样子也不好深问,只好说:“嗯,好,那我自己去,等一会我带你出去转转了,你去别的城市念书这两年,咱们这变化可大了。”

沈甜甜乖巧的答应,然后就把后院的门给周强打开了。

一踏进后院,周强就闻到了一股尸体腐烂的味道,再回头看一眼沈甜甜,她捂住了鼻子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

周强笑了一下对她说:“你回屋去吧,我自己一个人就行了,把门关上,等会我回去的时候在敲门就好了。”沈甜甜感激的看了着周强,就把门关上了。

周强转过头,一抬眼就看到了眼前的尸体,就像刘子辉说的那样,确实死的很恐怖,整个人是被一根红色的细绳子挂住的,由于悬挂的时间太长了,细细的绳子已经勒进了肉里,渗出了暗红色的血。

周强又往前走了几步,仔细看着死者的眼球,看充血程度,应该已经死了十二到十三个小时了。

周强注意到一个细节,死者被吊死的这棵树上,树干部分有明显的被抓挠过的痕迹。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抓起死者的手,果然,指甲缝里有树皮的木屑。看来死者死前曾剧烈的挣扎过。

一般上吊而死的人只会双手凭空抓几下就咽气了,可是婶子却不是,她的挣扎有多剧烈,居然抓到了一米开外的树干,她死前究竟受到了多大的痛苦刺激,会让她这么剧烈的挣扎。而且眼球都快要瞪出来了,表情也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是什么能让她吓成这样呢?

把一个挣扎如此剧烈的活人吊在这么高的树上,起码要两个壮汉分工合作,可是看地上的脚印,应该是一个人的,而且脚印又小又浅,看样子是个身高在一米六几左右体重在九十斤的女孩子。

婶子的体重最起码有一百五十几斤,一个九十斤的姑娘又怎么能制服得了她呢?

一连串的疑问在脑袋里盘旋,等到周强回过神来,已经在这小小的后院呆了两个小时了,估计沈叔都得回来了。

周强敲响了门,沈甜甜在屋里听到敲门声赶紧给周强开门,周强前脚刚踩进屋子里,沈甜甜后脚就马上把门关上了。

周强环视了一圈,沈大山还没回来,但是饭菜都已经做好了,看来是沈甜甜做的。沈甜甜看了看周强,说:“周强哥,你看我爸还没回来呢,要不我们俩一起出去转转吧,我今天刚回来,还哪也没去呢。”

“好啊,那我们就一起出去走走吧。”周强也爽快答应了,然后两个人有说有笑的来到了后山上,沈甜甜走累了,两个人就坐在半山腰一块石头上歇息。

“当初你在这里上学上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转学去离家那么远的地方上高中呢?”周强问道,沈甜甜意味深长的看了周强一眼,然后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开始讲述她的事情。

“其实当初我并不想走,我本以为我会在这小山沟里安安稳稳的度过我的一生,可是高一那一年,我妈因病去世了,我和爸爸都不会做家务活,我们经常饿肚子,后来爸爸实在没办法就把这个女人领进了门。”

“她刚来的时候对我很好,经常给我做好吃的,可是不到半年她就露出了真面目,经常在外面打麻将到半夜才回来,也总是趁我爸不在的时候打我骂我。”说到这,沈甜甜眼眶有些红了,她顿了顿,等到情绪缓过来的时候继续说。

“我以为我只要把这两年认过去就好了,过两年我就嫁人了,就离开这个家了,她就拿我没办法了。可是没想到,她竟然想让我嫁给她那傻儿子,她跟我爸商量这件事的时候刚好被我听到了,她把自己说的就跟牺牲了很大似的。”

“我很生气,爸爸更生气,他说绝对不会把我往火坑里面推,如果那个女人还要坚持把我嫁给那个傻子,他就把他们赶出去。可是那个女人没有善罢甘休,她竟然在一天晚上把我爸灌醉了之后,把我和那个傻子关在房子里,要我和他圆房!”

说到这的时候,沈甜甜脸上的泪水已经止不住的往下流了,周强很心疼,帮她擦了擦眼泪,沈甜甜看着周强笑了笑,继续说。

“不过我可没有这么傻,就这么束手就擒,在那个傻子朝我扑过来的时候,我抓起旁边的茶壶狠狠砸了他的脑袋一下,血就流了下来,那个傻子看到血也吓哭了,那个女人就冲了进来,看到我把她那宝贝傻儿子脑袋砸出了血,气的狠狠瞪着我,把我打了一顿。”

“然后威胁我不准告诉我爸爸,不然就烧了我家的房子,烧死我爸和我,那时我还小,被她吓住了,就不敢告诉爸爸。但是我跟爸爸说我不喜欢现在的学校,我想转学去好一点的学校,我爸一直都支持我的学习,就同意了。就这样我就去了别的学校,安安稳稳的度过了两年。”

周强听完沈甜甜这一席话,越来越心疼眼前这个女孩子,无法想象她后妈当年是怎么虐待她的,她自己一个人又不敢告诉爸爸是怎么挺过来的,也难怪会瘦下来,这件事对她留下的阴影肯定不小。

“没关系,都过去了,你现在不是也好好的了吗,把那些不开心的都忘掉吧。”周强一脸同情的看着沈甜甜,轻轻擦掉她脸上的泪水,沈甜甜破涕为笑,又恢复了之前的乖巧可爱。

“周强哥哥,这件事我连我爸爸都没告诉,你可要帮我保密啊,我不想让他听了之后难过。”

周强一脸认真的承诺道:“嗯。我一定不会告诉沈叔的,你放心吧。”

看着周强这幅认真的样子,沈甜甜偷笑着说了一声,“木头似的。”就笑着跑远了。

周强在后面想了一会,也追了上来,“好啊,你敢叫我木头!”

等两个人到沈大山家的时候,沈大山早已回来了,又做了几道菜,满满的一桌子菜,看的周强食欲大开,沈大山看到两个孩子回来了,赶紧摆好了碗筷和板凳,“你们回来了,快来,吃饭吧,一会菜要凉了。”三个人就落座,准备吃饭了。

周强风卷残云一般的吃相把沈大山和沈甜甜逗得捂嘴偷笑,沈甜甜一边笑一边提醒道:“周强哥,你别着急,慢慢吃,别呛着。”

周强这才意识到自己有点太没礼貌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转念又想起案子的事,便正色道:“对了,沈叔,我差点把正事忘了,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婶子死的,当你发现的时候周围有什么异样吗。”

沈大山又恢复了那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唉,我是今天早上发现的,我起来之后四处不见你婶子,就前后院的找,然后就看到她被吊死在树上了,至于有没有什么异样吗,我……”

沈大山露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周强赶紧说:“没事的,您说,就当是在和我聊天好了。”

沈大山听到周强这样说,松了一口气,转而又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我今天早上推开后门之后,抬眼就看到了你婶子的尸体,把我吓得腿都软了,坐在了地上。然后就听到一阵若有若无的哭声和笑声,一会哭一会笑的,我循着声音来的方向望去,居然看到了……”

“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我那已经死了的儿媳,她就站在那矮墙上,浑身是血的看着我,哎呦把我吓得昏过去了,过了好一会我才醒过来,等我醒过来之后她已经不见了,但是矮墙上放着一张纸,我没敢继续在后院呆着,把那张纸捡起来就进了屋锁上了后院的门。”

看着沈大山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周强不知该不该信他。

信,自己这么多年的文化都白学了,亏自己还一直认为自己是无神论者呢,可是不信,沈叔说的又不像在撒谎,而且沈叔根本没有理由撒谎骗他啊?

对了,那张纸。

周强灵光一现,抬头对沈大山说:“沈叔,你说矮墙上还有一张纸,在哪呢,能借我看看嘛。”

沈大山忙从怀里掏出了一张血迹斑斑的纸,“你看,就是这个,我也不识字,不知道上边写的啥。”

周强接过纸,展开看了起来。

上面用红色的液体写着:“你们都得死。”

红色的液体是什么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血了。

周强想起了一些事,便开口问道:“沈叔,听村里的传闻说,你的儿媳妇是被婶子逼死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你能详细的和我讲一下吗?”

沈大山有些迟疑,但看到周强期待的目光还是横下心说:“唉,那女孩是个苦命的娃啊,本来在城里是个上大学的大学生,家里的条件也不错,人长得也水灵,我一看到她就想起了甜甜,可惜落到了人贩子手里,然后又被我那狠毒的老婆花掉了家里所有的钱给买来了。”

“我那婆娘想让那女孩给她那傻儿子当媳妇,可是人家姑娘哪能从她啊,死命的挣扎,不愿和那傻子同房,还把傻子的眼睛抓瞎了一只,我那老婆气的暴打了她一顿,连续好几天不给她饭吃,就逼她从了。”

“我后来看不下去了,偷偷送了点饭给那姑娘吃,然后告诉她,吃饱了,养好伤,我放她出去回家,姑娘很感激我,没想到啊,被我那老婆知道了,她当天晚上趁着我出去打麻将硬是摁着那姑娘和那傻子圆房了,第二天那姑娘就撞墙自杀了,血流了一地。唉,这就是作孽啊!白瞎了一个那么好的姑娘。”

沈大山又拿出了老旱烟,吧嗒吧嗒的抽着,浑浊的眼睛布满红血丝。周强听得握紧了拳头,这世上怎么还有这么坏心肠的女人,想害甜甜没得逞又害了一个无辜的女孩,这种人就该死。

沈甜甜看到周强握紧的拳头和额头上暴起的青筋,伸出了手放在了周强手上,一脸温暖的看着他,周强看着她,有一瞬间的失神,然后冲沈甜甜笑了笑表示自己没事。

这时前门突然咣当的一下被人踢开了,一个满脸污垢,头发乱糟糟,衣服破破烂烂的男人带着一脸的傻笑和鼻涕摇摇晃晃的进来了,周强认得他,他就是那个傻子。

那个男人进屋之后看到一桌的菜,两眼都在放绿光,然后伸手就抓起了菜往嘴里塞,沈大山赶紧用手中的旱烟棍打他的手,让他出去。

傻子吃痛缩回了手,一转头又看到坐在周强旁边的沈甜甜。又呵呵的傻笑起来,绕过沈大山想抱沈甜甜。

沈甜甜吓得赶紧躲在了周强后面,周强站起来抓住了傻子的手,一个反手扣就把傻子摁倒在地上,傻子疼的哇啦哇啦的乱叫,周强生气的说:“给我出去,你再敢碰她,我就掰断你的胳膊。”然后松开了手。

傻子赶紧一边叫一边跑了出去,沈甜甜惊魂未定的扑到了周强怀里,周强抚摸着她的头告诉她别怕,沈大山又叹了一口气,一脸颓废的坐在炕边上。

“唉,这女人这么狠,死了就死了,也是报应,可是她这傻儿子可咋办啊,毕竟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也有了感情,不能把他赶出去,可是我年龄也大了,腿脚和身体大不如前了,这傻子又经常闯祸,唉,这不是要我的老命吗!”

周强看沈大山这幅样子,虽然同情他,可是也没办法。经这傻子一折腾,饭菜也不能吃了,周强便道别沈大山和沈甜甜然后回家了。

回到家里,周强脑海里想的除了案子就是沈甜甜,不知道那个傻子还会不会回来。如果万一他回来了,那甜甜怎么办,越想越担心,索性穿上了衣服,又回到了沈大山家里,和沈大山说明情况之后,把沈甜甜带走了。

现在只有甜甜在自己身边,自己才是最安心的,周强知道,他对沈甜甜的喜欢也在心底渐渐蔓延开来。

晚上,沈甜甜和自己老妈住一个屋,自己和老爸住一个屋,老妈很喜欢沈甜甜,还明说暗指的要周强和沈甜甜谈恋爱。沈甜甜害羞的,满脸通红,周强到时大大方方,并一边笑一边说自己一定会把天天追到手的。

第二天早上,沈大山的电话在凌晨四点多钟就打过来了,一个噩耗再一次传来,傻子死了,而且死的比还惨。

周强接到电话之后赶紧穿好了衣服,到隔壁屋看到沈甜甜熟睡中的脸,没忍心叫醒她,独自一人来到了沈大山家里。见到沈大山的时候,他正蹲在大门口吧嗒吧嗒的抽他那老旱烟,看到周强来了,大老远的迎了上来脸上挂满了惊恐的表情。

周强随沈大山来到了屋里,到了次卧的房门前,沈大山转过身来,一脸害怕的说:“强子,还是你自己进去吧,叔就在外面好了,我实在是不想再看到那具尸体了。”

周强轻轻拍了怕沈大山的肩膀,“我自己进去就行,您在外边等着就行了。”然后便推门进了屋。

屋子里点的是低度数的白炽灯,昏黄的灯光,让屋子里显得很诡异,炕上躺着傻子的尸体,周强近走了两步,才勉强能看清楚。

傻子长着大嘴,眼睛圆瞪着,应该是受到了惊吓,上身的被划的破破烂烂,流了很多血周强恶心的感觉胃很难受,赶紧出了屋子。

没想到周强刚一推开门,竟然发现自己进了一个从没来过的地方,白茫茫一片。

周强闭上眼睛呆了几秒钟又睁开了眼睛,眼前的场景依然没变,只是多了一个姑娘,穿着水蓝色的裙子,有着大大的眼睛和漂亮的长卷发,周强吓傻了,他想面前站着的可能就是之前在屋里自杀的姑娘。

姑娘看他这幅样子,抿嘴一笑,道:“你不用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你想的没错,我就是那个姑娘,我是来找那个恶毒的女人和她的傻儿子索命的,当然不会伤及无辜了,沈叔叔为了救我还和那个女人打了一架,我也不会伤害他,沈姐姐虽然昨天刚回来,知道我的事之后,给我烧了很多纸钱,希望我能在阴间过得好一点,我当然更不会伤害她了。”

“我出现在你面前不是为了吓唬你,是希望你能告诉沈叔叔,不要担心,那个女人和她的傻儿子已经得到应有的惩罚了,我也要走了,还有啊,沈姐姐很喜欢你,你要好好对待她,再见咯。”

眼前的一片白慢慢消散,周强慢慢清醒过来,看到沈大山正准备拿板砖拍自己的头,周强一惊,赶紧躲开,“沈叔,你想干啥啊,你这一板砖下去,我的小命就没了。”

沈大山嘿嘿的憨笑道:“哎呀,你刚才一出门就双眼直愣愣的看着前面,我也不知道你看啥呢,咋叫你也不行,我就想你是不是吓到了,就捡了块砖头想把你打醒。”

周强满头黑线,一句话也说不出。

时间转眼过去了半年,今天是周强和沈甜甜的新婚典礼,周强老妈看着眼前漂亮乖巧的儿媳,笑得合不拢嘴。

而沈大山看到自己的姑爷不仅长得一表人才还有出息,是个好警察,更是挺直了腰板,大声的和村里的牌友炫耀。

沈甜甜和周强相视一笑,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

其实有的时候人比鬼更坏更狠,鬼最起码知道有仇报仇但不会伤及无辜,可是人却为了一己私利伤害无辜的生命。

---- 作者寄语:今天是第一篇短篇鬼故事,好吧,我承认并不恐怖,有点爱情因素在里面,这是我发表的第一篇爱情鬼故事,往后会再接再厉,发表更多的爱情鬼故事的,有喜欢的读者们请继续关注我,我会越写越好,越写越精彩的。O(∩_∩)O~~

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哪家好

合肥治前列腺炎好的医院

贵港治疗男性疾病医院哪家好